龙腾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踏天争仙 > 第一卷 荡气回肠 第一千一四百零一章 垂死蜈蚣
    “当然是灵魂契约,从今之后,你们讲成为我月后世界的永世奴仆!”宿命女皇咯咯一笑妩媚的说道。

    方寻父双眉皱起,“我们如果签了这个契约,我们之中如果有人能够成就八成真实境界神明之躯,是不是就能够摆脱永世为奴的烙印束缚?”

    宿命女皇闻言眉角处微微露出一丝冷笑,口中却:“当然,如果你们真的能够成就八成真实境界的话,那么没有谁能够留得住你们,神魂契约也留不住你们!”

    方寻父随后问道:“如果我不签署这份神魂契约呢?”

    宿命女皇不以为意的道:“不签署也没关系,这么说吧,你们刚刚进入这一界或许还根本就不知道,在这一界之中,随时都会有异种穿透空间来到这里,他们的目标就是吞噬这里的真人,越是弱小的世界越会成为他们的目标,就如前不久你们看到的冲霄世界一样,遭受异种的攻击,尤其是那些没有神明坐镇的世界,更是会成为他们的首选,你以为我是来强迫你们加入我们月后世界的?”

    “啧啧,我是来拯救你们的,你们自己考虑,如果再来一次异种攻击,而他们这一次的目标是你们的话,你们能不能在他们的攻击下活下来?”

    宿命女皇的话语使得洪洞世界的真人们一个个面面相觑。

    张易他们当初已经在冲霄世界的真人们口中听说过了这件事,一个没有神明坐镇的世界,很快就会成为天外异种的食物。

    丧失了神明的世界必须依附于拥有神明的世界,并且,还的是有多余的神明能够坐镇在洪洞世界的。

    也就是说,不是任何一个世界都有资格收纳其他的世界的,首先必须要满足一个条件,那就是这个世界拥有一位多余的神明,而这位神明愿意坐镇在这个世界之中。

    其实,月后世界的神明愿意接收洪洞世界,并且坐镇在洪洞世界之中,洪洞世界应该感激才对,只不过月后世界的这位宿命女皇实在是太可恶了,不光随意鞭挞别人还要将他们当成永世的奴仆,叫人无论如何都不愿意与她为伴。

    方寻父扭头望向自己的母亲,他需要自己的母亲指点一条道路。

    至于别人的想法他根本就不在乎。

    洪靖目光灼灼开口道:“我们现在没有选择的权利!”

    洪洞世界现在就像是在面临着一个难题,生存还是毁灭,活下来为奴为仆,拒绝则选择毁灭。

    他们根本就无法面对异种们的一次攻击。

    作为修行者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如果生命都没有了,那么一切希望也就全都没有了,活着就又创造奇迹的可能!

    一个人忍辱负重却不思进取,那是懦弱的表现,一个人忍辱负重矢志复仇,则是成熟的表现,同样是忍辱负重,两者却有着不同的含义。

    方寻父闻言当即回头望向宿命女皇道:“好,我与你签署契约!”

    宿命女皇啧啧道:“说得好像你们有别的选择似地!这就是你们的宿命!”

    宿命女皇说完道:“随我走!”

    说着宿命女皇留下丑奴还有蠢奴两个,当先出了洪洞世界。

    方寻父望向洪靖还有妹妹蓦然,微微点头后,掉头追在宿命女皇身后离开。

    洪洞世界之中一片愁云惨淡,离开了方荡,他们一干人等简直一无是处,这叫他们一个个受到了巨大的挫折。

    再加上一众真人们尽皆被鞭挞得浑身鲜血皮开肉绽,他们全都没有说话的欲望,一个个闷头回到自己的世界去养伤去了。

    众人心中都有一种预感,见识这神明世界的残酷似乎才刚刚开始。

    方寻父跟在宿命女皇身后,在明亮纯净的虚空之中朝着太阳的方向前进。

    方寻父脸上身上的鞭痕正在慢慢的恢复,死皮一层层的剥落下去。

    宿命女皇飞行起来身上的衣衫飘飘摆摆有着一种格外的魅力,就算是石头人都会心动。

    而方寻父此时却没有半点心动的感觉,他心中很乱,方荡身死,对于他来说冲击实在是太大了,大得他自己都意识不到。

    方荡对于他来说,就像是一座永远无法攀登的丰碑,矗立在天边,只能仰望。

    当这座丰碑倒塌之后,方寻父忽然之间没有了方向,要知道他一直都在以方荡为目标努力奋斗,他从出生开始,不,从在娘胎里就活在方寻父的阴影之下,这种阴影笼罩着方寻父使得方寻父备受压力之外,还使得方寻父从一出生就目标明确,他根本就不需要去考虑我要做什么这件事,因为他活着就是为了将方荡打到在地!

    现在方荡又一次死了,方寻父忽然生出一种迷惘,这是上一次方荡死的时候他为生出的情绪。

    方寻父第一次的开始思考自己的人生。

    走在前面的宿命女皇忽然扭头看向方寻父,随后宿命女皇眼中的光芒开始闪烁起来。

    方寻父感受到宿命女皇的目光,面目冷沉下来。

    “知不知道,就在刚刚,你的宿命发生了一点改变!”宿命女皇眯着眼睛说道。

    方寻父冷笑道:“既然是宿命又为何会改变?”

    宿命女皇理所当然的道:“谁告诉你宿命无法改变的?宿命无时无刻都在转变,任何一个举动一个想法都会改变宿命的轨迹!”

    方寻父闻言越发冷笑道:“既然宿命无数无刻不在改变,那么你这号称宿命女皇的家伙又有什么存在的必要呢?”

    宿命女皇淡淡的道:“我能够摸清楚人生的轨迹,人的宿命分为两条,一条叫做一条叫做命,一条叫做运,一个人的运虽然随时随地都在改变,但是命是很难改变的,一个人的运气能够改变一些小事,这些小事如果多了则会改变一个人的命运,就在刚刚的一瞬间,你的命运就发生了变化,原本清晰的命线现在发生了一点点的变化,变得模糊起来了,也就是我现在看不清楚你的长远的宿命了!”

    方寻父对于宿命女皇的话语一点都不感兴趣,他没有任何和宿命女皇交流的心思,对于他来说,宿命女皇就是他的仇敌,一个鞭挞他的母亲还有妹妹的家伙,他是一定要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的!

    宿命女皇见方寻父一副懒得搭理她的样子,眼眉之间闪过一丝狡黠的笑容,随后继续前行。

    方寻父心中乱成了一团麻,他在不停地思考着,寻找着,改变着……

    ……

    方荡领着三只蜘蛛在黑沉沉的满是灰烬的虚空之中前行。

    慢慢的,在三只蜘蛛将方荡给他们收取的奶白色的汁液吃光之后,方荡发现三只蜘蛛开始变得越来越虚弱,方荡最初还没怎么在意,以为是这些蜘蛛尚未孵化完整的原因,所以方荡输给了他们不少的真实之力,以为靠着这样的输送能够帮助他们度过这段时期。

    结果方荡的真实之力只能短时间使得他们恢复一些状态,时间一久这三只蜘蛛就开始发蔫。

    方荡此时有些后悔,当初应该将那些白色的汁液多装一些。

    方荡尝试着以真实之力捏造出各种生命来喂养它们,结果三只蜘蛛吃了这些生命之后丝毫没有改变他们生命一点点耗尽的状态。

    最终,方荡不得不放弃其中的两只蜘蛛,因为两只蜘蛛已经躺倒在地一动不动了。

    为此方荡付出了大量的真实水晶。

    方荡带着仅剩下的一只蜘蛛准备好好研究一下究竟发生了什么。

    方荡远远的看到一颗只有数十米大小的石头缓缓飞来,方荡神念探索石头,发现石头之中只有一只怪虫,并且气息微弱,宛若处于冬眠之中一样。

    方荡决定在这块石头上落脚。

    方荡携着蜘蛛小心翼翼的靠近这块石头。

    很快方荡就落足在这块石头上,方荡正准备去看看这块不大的石头之中的那只气息微弱的怪虫,却忽然感到身边的蜘蛛气息发生了变化。

    方荡惊诧的望向蜘蛛,就见蜘蛛的精神比刚才好了很多,身上的不断衰弱的气息也开始变得蓬勃、起来!

    这个变化使得方荡都不由得有些发呆。

    但随即方荡就明白了,这蜘蛛之所以精神开始恢复,一定和这巨石有关!

    方荡在这一界之中游走,见到的异种们全都有一块石头作为栖身之处,要么足足有一颗星辰那么大,要么就如眼前这样的数十米大小。

    总之,这些异种们似乎都离不开这些石头。

    方荡当初还在思考这些异种们究竟是以什么为食,现在看来,这些石头就是他们的食物来源,至少,他们要有这么一个栖身之处才能生存下来。

    方荡终于搞清楚了这一点。

    这个时候石头之下那气息奄奄的异种怪虫发出一声哞吼,声音粗狂整块巨石跟着剧烈的颤抖起来。

    方荡目光微微一沉,他身边的蜘蛛八只爪子也开始牢牢的抓住地面。

    轰的一声,方荡身前的巨石猛的炸开一个巨大的窟窿,从中钻出一条十米左右的蜈蚣来。

    这蜈蚣通体灰白,背甲上全都是黑白花纹,诡异莫测。

    这蜈蚣死死的盯着方荡,随后猛的一张嘴,从中喷出一股血色的汁液直奔方荡!

    方荡不知道这汁液的底细,自然不敢硬碰,当即和蜘蛛一起身形一弹,避开了这血红色的汁液。

    不过这些红色的汁液一落在石头上就四处飞溅,宛若活物一样朝着方荡扑来。

    方荡双目瞳孔微微一缩,这些汁液变成了一条小小的蜈蚣宛若一个蜈蚣大军,直奔方荡冲锋而来。

    方荡心中感叹,在这一界之中他或许是最弱小的存在了,随便钻出一条虫子来都能叫他感到吃力,难以应付。

    方荡打起精神来,他的目标是那只蜈蚣,这些小蜈蚣就交给蜘蛛来应付。

    蜘蛛被方荡一声召唤立时挡在方荡身前,猛的喷出一道粘液来,这粘液在空中猛的一炸,变成一张上百米的大网,一下就将那些血红色的蜈蚣给网入其中。

    这些蜈蚣被牢牢的黏在蛛网上,他们挣扎不休,但却根本无法从蛛网上逃离。

    蜘蛛不由得露出得意的表情,就在这个时候,那些被黏住的蜈蚣们忽然融化,重新化为血红色的汁液,这些汁液顺着蛛网的缝隙流淌出来,一滴滴的再次化为一只只的蜈蚣朝着蜘蛛冲来。

    此时方荡已经朝着蜈蚣冲去。

    这只蜈蚣不知道多大岁数,看起来格外的衰老,浑身上下每一处都散发出一种暮色来。

    方荡手指一点,乾罡剑发出一阵啸音,朝着蜈蚣猛飙过去。

    那蜈蚣猛的一声尖啸,看上去相当吃力的挪移身躯,避开方荡这一剑。

    同时蜈蚣浑身上下猛的一红,似乎在燃烧生命的余晖,蜈蚣肚腹上的气孔猛的喷出血红色的雾气来,这些雾气沉重无比,化为一朵血红色的阴云朝着方荡笼罩过去。

    方荡对于这蜈蚣燃烧生命的手段也是避讳非常,不敢正面与其对抗,所以身形一转,避开了这沉重的阴云。

    双方交战都是异常的小心谨慎,也正是因为如此,方荡还有蜈蚣都知道自己的敌人很弱小,承受不了任何失误。

    方荡或许是这一界之中唯一不是完全真实的存在,而对面的蜈蚣一身暮气,衰老颓败,似乎已经没有多少生命。

    两者都是这一界之中的最弱者,此时他们两个却不得不大打出手,将对方置于死地!

    方荡虽然避开了那团红云,但那红云在空中猛的一晃,随后炸裂成数百道云团,铺天盖地般的朝着方荡扑来。

    这一次方荡避开这些云团的可能性几乎没有。

    方荡将心一横,祭出凌光剑孽海剑,两剑在前开路,方荡直奔那只蜈蚣!

    方荡冲入一团红云中,这红云有剧烈的腐蚀之力,方荡一入红云之中,就感到皮肉生疼,而凌光剑还有孽海剑在前面开路,受到的侵蚀之力更厉害。

    方荡眼瞅着孽海剑还有凌光剑的剑身开始有一块块的碎皮剥落下来,方荡当即心疼连忙将这两把剑召回。

    就在方荡加速前冲,准备尽快冲出这朵红云的时候。

    红云突然崩解了。

    方荡还以为这蜈蚣有什么别的手段要施展,当方荡朝着蜈蚣望去的时候,就见那原本灰白色的蜈蚣此刻已经变成了白色,浑身上下尽皆是死一般的白色。

    方荡望向这蜈蚣的时候,蜈蚣的身躯开始缓缓倾倒,最终蜈蚣重重的摔倒在地,没了声息。

    整块石头上寂静无比,一个生命的终结,总是伴随着无声无息的死寂!

    远处被一只只小蜈蚣包围的蜘蛛也终于摆脱了那些只要轻轻一擦,就能将他的身躯上灼出一道伤痕。

    原本蜘蛛还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了,但就在这个时候,那些蜘蛛忽然之间全部倒地,将地面烧灼得出现不少大大小小的窟窿来。

    那蜈蚣的身躯开始缓缓的收缩,方荡站在旁边,知道这蜈蚣要显现出他最本来哦的样子了!

    就见蜈蚣的身躯收缩成为一个小孩的模样,这小孩看上去应只有十几岁大小。

    方荡正准备观察一下,这小孩的身躯忽然之间宛若灰烬一般的崩开,最终这个小孩消失无踪。

    方荡从未想过自己会这样赢得胜利。

    方荡招呼了蜘蛛深入蜈蚣钻出来的大洞。

    这个洞几乎将这数十米的巨石中间挖空了。

    方荡进入这大洞中,就感到一股刺鼻的酸气弥漫在周围。

    方荡摸了摸鼻子,开始仔细观瞧这洞穴。

    这洞穴也不知道有多少岁月了,整个洞穴之中的墙壁都已经被盘磨出油脂般的颜色和光泽。

    方荡很快就在洞中发现了一根石矛。

    这石矛有三米长,碗口般粗细,看上去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但他却插在整座洞穴的最中心。

    方荡来到这根石矛前,方荡细细打量一番,这石矛也不知道有多少岁月,被那只蜘蛛的身躯盘磨得也如油脂一般。

    方荡盯着这根石矛,伸手一把将石矛抓在手中,随后方荡猛的一捏,石矛上的石头立时发出咯叻叻的脆响,石矛的外壳陡然粉碎,紧接着一股翠绿色的光芒迸射出来,将整个石洞照明亮无比!

    在石头破碎后,露出一根通体翠绿的棍子,这棍子只有一米多,但通体放光,将整个洞穴都拢入其中。

    方荡惊讶的看着这根纤细的只有手指粗细的棍子,方荡能够感受到这根翠绿色的棍子身上散逸出来的那强横无比的力量。

    这蜈蚣守着这根棍子不知道守了多久,一直到他生命的最后,显然,这根棍子对于他一定非常重要。

    方荡伸手将那翠绿色的棍子抓在手中,方荡立时感到一股蓬勃的力量顺着他的手臂冲入他的身躯之中。

    这股力量沿着方荡的经脉不断游走,急速窜动,在这一瞬间,方荡心中生出一丝不妙的感觉来,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朝着他的身躯之中钻挤,想要占据他的身躯。

    方荡心中惊诧无比!( 踏天争仙 http://www.5qwx.com/6_6783/ 移动版阅读m.5q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