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踏天争仙 > 第一百一十八章 贪财早到
    方荡将包裹打开,内中是一套软甲,份量十足,触手微暖。

    除此之外,还有几块玉贝石,外加一个长匣子,打开后,赫然是一株数百年火候的老参。

    “这些都是三皇子送给公主的聘礼,公主却全都拿来送给了你,尤其是那件软猬甲,郑老大说了,这东西足以抵挡强筋境界的存在全力三击。宝贝啊,这东西馋得郑老大口水都流出来了,公主穿在身上的话,至少能保住一条命,这东西都送给你了,你小子福气顶天了!”

    说着鸽子忽然露出一脸坏笑,这笑他似乎憋了好久了,一笑起来满脸褶子猥琐到家:“这且不去说它,光是和三皇子交手的时候,你忽然将外衣一脱,叫三皇子看到他送给靖公主的宝物穿在了你的身上,就足以将他气个半死了,一想到那场面我就想笑,哈哈哈……”

    方荡摸了摸软猬甲,他能够感受到这软猬甲上有一种奇怪的韵律波动,是被灵气加持了,方荡一用力,柔软的软猬甲一下就变得坚挺起来,刷的一下挺直坚硬,好似铁打的一般,用手轻轻敲击,发出叮叮当当的声响,片刻之后,软猬甲便重新变得柔软无比。

    方荡惊讶的连连点头,这软猬甲绝对是个好东西。

    鸽子露出一个羡慕嫉妒恨的表情,伸出手,似乎想要如以往那样拍拍方荡的肩膀,但这只手伸出去一半就生生顿住,缩了回去,鸽子尴尬的笑道:“你,你现在不一样了,我这辈子估计都赶不上现在的你了,加油,活出个样子来,到时候我也能跟我的子孙炫耀一下我认识多么了不得的大人物。”说到这里,鸽子脸上难以掩饰自己的那种浓浓的失望,不是对方荡,是对自己的。

    当初方荡刚刚进入公主府的时候,鸽子比方荡强很多,甚至出手抻量过方荡,但现在才过了几个月,方荡就做出了鸽子永远做不出,甚至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杀云剑山弟子,抢云剑山宝剑,和整个云剑山叫板,当众追求靖公主,挑战三皇子,每一件别说叫他做,光是想一想都能吓死他。

    谁不想成为这个世界上的主角,叫一切围着自己转?可惜,主角永远都只有一个,至少他鸽子不是,这种感觉,叫人失落无比。

    方荡伸手从脖领中将鸽子雕刻的那块玉佩拿出来,这玉方荡一直随身携带,是方荡的一件宝物。

    方荡将其在鸽子面前晃了晃:“我能活下来全靠这个块玉,你可是我的救命恩人。”

    鸽子闻言噗的笑了起来,摇了摇头,笑骂道:“你小子这话听起来太假了!”

    鸽子再次伸手,这一下直接拍在方荡的肩膀上,没了之前的那种生疏感。

    鸽子用力的拍在方荡肩膀上,此时的鸽子神情严肃,眼神坚定的道:“兄弟,你一定得赢,靖公主已经在你身上押上了自己的一切,你若是输了,靖公主的下场就太惨了,还有,为了我们哥几个,你也得赢!我早就觉得不满,为啥有人一生出来就什么都有什么都不缺?而我们这些家伙就得每天为衣食发愁?人家或者是享福,我们或者是挣扎。”

    “三皇子,好家伙,天之贵胄,叼着一千根金汤匙出生的家伙,你替我狠狠地揍他,最好揍得他满地找牙,替咱们这帮泥地里面的苦哈哈们好好出一口胸中闷气。”

    方荡嗯了一声,鸽子用手揉了揉脑袋,无奈的道:“你应该大点声,要有十足的底气,必须赢,咱可输不起啊!”

    方荡双目微微一闪道:“对!必须赢!”

    鸽子一笑,随后忽然兴奋起来道:“有件事你还不知道吧?早到那小子金榜题名了,考上状元了!状元知道是啥东西不?”

    方荡露出惊讶的神情,随后是由衷的欢喜,连连点头道:“知道,中了状元就能当官了。就能吃好多好吃的东西。”

    鸽子笑了一下道:“就是,你一个,早到一个,将我打击的要变成渣了,谁能想到我身边接连出现两个大人物?哎,我什么时候能有你们两个的一半就算马上闭眼都死而无憾了。”

    鸽子叹息道。

    方荡问道:“早到去公主府了?你替我恭喜他。”

    鸽子摇了摇头道:“没有,那小子估计还不知道咱们到了望京呢,公主也是从邸报中获知的,最开始公主都不相信,专门查了金榜题名的榜首早到的籍贯,这才确定下来。”

    “不过公主说了,叫我们谁都不能去找早到,早到现在正是前途最光明的时刻,公主这边则正好相反,并且朝中情势复杂,大皇子、三皇子暗斗不休,早到过早的搀和进来一点好处都没有,所以咱们只能暗暗替早到高兴了,早管事要是知道了这个消息,还不得活活乐死,哈哈……”

    “行了,看见你我就觉得憋气,我得回去练功了,我也要出人头地,你一定要赢!不为自己,为了公主,你也得赢!咱们已经准备好给你庆功了!”

    说完鸽子离开了房间。

    靖公主虽然没有叫方荡回公主府,但却送来了三皇子的聘礼软猬甲,还有玉贝石外加一根老山参,这就说明靖公主是站在方荡这一边的,或者说,靖公主已经不惜颜面,告诉世人,方荡是她看中的人,等于出手狠狠的抽了三皇子一巴掌,方荡要是输了,三皇子会怎么对待靖公主?

    方荡将软猬甲穿在身上,这软猬甲冬暖夏凉,虽然只是薄薄一层,穿在身上却暖烘烘的,方荡一颗心也暖烘烘的,鸽子说得对,不能输,绝对不能输!

    方荡很清楚,他输不起!一次都输不起!

    方荡用舌尖轻轻挑动口中的奇毒内丹,内丹缓缓转动叩击着方荡的牙齿,发出咯叻咯叻的声响,这声音就如同一个最亲密的伙伴,叫方荡感到安心。

    “三皇子,你夺走了我的一切,我现在来取走你的一切。”方荡皱了皱眉,想起和三皇子在一起的那个美丽得不似人间存在的女子,那个女子有着蛇蝎般的心肠,噬命虫就是那个女子叫三皇子射入他的身躯中的。这个仇,方荡也要报,只不过,那个女子又究竟是谁?

    方荡此时又想起一件事,方荡原本认为那条噬命虫已经被奇毒内丹杀掉了,溶解无形,但是从奇毒内丹吞噬掉巢蚁还有灼地墨虫的事情来看,这颗奇毒内丹似乎并不是简单的杀掉噬命虫那么简单,或许,那条在他身躯中潜伏了十余年的噬命虫现在就在奇毒内丹中。

    这个想法叫方荡有种胆寒的感觉,毕竟噬命虫给方荡带来的痛苦实在是太漫长了,不过这感觉转瞬即逝,现在的方荡已经根本不惧噬命虫了。

    并且方荡还是有些期待再见到噬命虫,经过奇毒内丹的驯化之后,噬命虫应该如巢蚁一样完全听从他的指挥。

    若是能够驾驭那虫子使其侵入别人的身躯中的话,一定非常有趣,至少比这些脆弱的巢蚁要更加有趣。

    ……

    清晨,清脆的敲门声响起,顾府的门房是个五大三粗的汉子,身材高大,跟佛家门口的守门金刚一样,看起来也就是三十多岁的年纪,实际上他今年已经五十出头了,不过是长得年轻罢了。

    这门房打开大门,就见外面站着一个要饭花子。

    丞相门房七品官,顾府的这个门房愣了愣后,不由得被气乐了,这年头什么事情都有,竟然有花子敢敲丞相大门要饭。

    这门房和顾白不一样,顾白那谁都看不起的毛病随他娘,而这门房是顾之章一手调教出来的,比较知道进退,也没有看不起人的毛病。

    门房心中琢磨,这花子兴许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门房一转身,将自己的早上买来的年糕拿出来一大块,递给那要饭的年轻人道:“这里可不敢再来了?碰着我家老爷没事,但要叫我家夫人看见了,非揍你个皮开肉绽不可!”说着门房摆了摆衣袖,叫要饭的快走。

    对面的年轻人手中抓着年糕竟然没动。

    这门房当即有些不耐烦起来,黑了一张脸道:“你怎么还不走?莫要耍赖,这里不是你撒泼的地方。”

    乞丐般的年轻人正是金榜题名的状元早到。

    早到捏着年糕哭笑不得,他当初饿得饥肠辘辘的时候咋就碰不到这样的好心人?

    因为这一块年糕,早到对门房格外客气,躬身一礼道:“这位大叔,我不是来讨饭的,我是来找人的。

    门房上下打量了一下早到,琢磨了一下,觉得这少年眼神清晰,彬彬有礼,倒还真不像是讨饭的,倒像是落难的,没准时谁家的穷亲戚来投靠了。

    门房便收了黑脸问道:“你要找那个?”

    “我找顾白。”

    门房一听连连摇头道:“我们府中没有叫做顾白的下人,你走错……啊?你找谁?”

    “我找顾白,你们家大公子。”

    门房再一次疑惑的上下打量早到,“你找我们大公子干嘛?”

    “我来拿我的东西。”

    门房皱了皱眉,他实在想不出大公子能够拿走这个乞丐什么东西,这些事情他必须问明白,不能谁说来找大公子就全都放进去。

    “你来拿什么东西?”

    “顾白欠我一千两白银,我今天来取了。”一提到千两白银,早到不由得就咧嘴笑了起来。

    “我呸!”门房一口口水就喷在了早到的笑脸上,“直娘贼,吃了雄心豹子胆,你他娘的大清早来我丞相府寻开心是吧?你将老子我当成是个啥?”也不怪门房情绪一下就激动起来,大公子欠了一千两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匪夷所思,根本不容相信,更何况是欠了这么个乞丐。

    早到被喷了一脸口水,却也不恼,用脏兮兮的袖子擦了擦,他手中的年糕还热乎着呢,早到从火毒城来到望京,一路坎坷,遇到的坏人多如牛毛,遇到的好人也不在少数,不管这门房做了什么,但因为这一块热乎乎的年糕,都被早到归属于好人之中,所以他一点都不生气,笑着一躬身道:“还请通报顾白,就说早到来了,他应该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咦?

    门房惊讶于这个年轻乞丐的气度,这样斯斯文文的模样,似乎不像说谎,门房想了想道:“你等着。”说着走进大门,随后大门里走出两个壮汉来,一左一右站在了早到身后,似乎是怕早到跑了。

    门房转过身来道:“我去替你通报,不过,你要是消遣我,还得我被大公子骂,我回来定然饶不了你!”

    早到笑着点头。

    门房走进去不多时,就见穿着一身宽松道袍,头发散落满肩的顾白打着哈欠走了出来,顾白揉了揉眼睛笑骂道:“你这讨债鬼来的太早了吧?是怕本公子赖账么?”

    那门房跟在顾白身后,当他得知早到是当今皇榜状元的时候,腿肚子都转筋了,他虽然有顾家罩着,区区一个状元不能将他怎么样,但状元就是状元,天知道这个状元几年后变成什么模样,拥有怎样的地位?顾丞相当初可也是状元。

    若是碰到个睚眦必报的,那就惨了。

    早到笑道:“对,我就是怕你赖账,一千两白银对我来说实在是一个太大的数目,为了这一千两白银,我昨晚一夜都没有睡着,其实苦苦等到这个时候我已经有些承受不了了,要是叫我再多等一个时辰我非得疯掉不可。”

    早到坦白的言语使得顾白不由得笑骂道:“财迷,还没吃过饭吧?”

    早到举起手中的年糕笑道:“正准备吃呢。”说着对那门房再次躬身一礼,门房连忙躲避。

    早到开口道:“寒天雪地,这一块年糕,能够救一人性命,多谢了。”

    说完早到跟着顾白走进了丞相府。

    门房看着早到的背影,啧啧连声,“怪不得是金榜题名的状元,我喷了他一脸口水,他都毫不在意,了不得,了不得呢!”

    此时一个老头从外走了进来,开口问道:“宗年,你说什么了不得呢?”

    门房闻言吓了一跳,连忙转过头来,道:“老爷,您回来了,我说的是大公子的一个朋友……”

    那老头其貌不扬,一身青袍,也看不出身份高低,不过那炯炯有神的双眼叫人一看就知道,这人不简单。

    ……

    顾白领着早到进了自己的宅子,宅子中间摆放着一口箱子,顾白扭过头来问道:“你打算怎么拿走?”

    一千两就是一百斤,银子不似其他东西,这东西死沉死沉的,一百斤虽然不算多,但早到可没有这个本事抬走。

    早到走到箱子跟前,打开后连忙捂住自己的眼睛,银子的光芒实在是太闪耀了。

    早到伸手抓起一块,放在嘴边咬了一口,这个举动看得顾白微微皱眉,对于他来说,这个早到似乎有些太过爱财了,不过人总有污点,爱财也不完全算是坏事,只不过,他现在对于早到已经看低了几分,眼中看向早到的光芒也不似之前那般热切了。

    早到将箱子扣好,然后双手抱住,猛的一用力,箱子纹丝不动,早到腰上传来嘎巴一声。

    揉了半天腰的早到连连摇头。

    顾白一笑道:“先吃饭,吃了饭我帮你想办法,对了我还答应你要带你去拜经堂,我爹已经准许我带你进去了。”

    早到对于拜经堂并不知晓,火毒城相对于望京来说还是太闭塞了,并且早到一心钻研书本,对于外面的世界本就不怎么了解,所以这里人尽皆知的拜经堂,他竟然完全没有听说过。

    早到笑道:“拜经堂就不必去了,有劳顾公子帮我将这些银子送出去吧。”

    顾白闻言不由得一愣,一脸惊诧的看着早到,“你不打算去拜经堂?”

    早到点了点头,随后好奇的问道:“拜经堂是干嘛的?”

    顾白愣了下,随后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连连摇头,叹息一声道:“我竟然输给了你,哎,人生最大的耻辱啊!”

    叹息不止的顾白带着早到走进房间,桌子上已经摆满了各种清淡小食,小巧的馒头豆包外加各种糕点,光这些大大小小的糕点就足足有二十多样,还有三十几样爽口小菜,外加桂圆莲子粥等十几种粥,杯碟精致,摆满了一长条大桌子,热汽腾腾,一看就叫人食欲大开。

    嗅到那飘来的香气,看到这样的美景,早到肚子里面不由得咕噜噜的胡乱叫唤起来。

    顾白却道:“早到,你还是先去洗个澡吧,你身上太臭了。”

    早到也知道自己什么情况,能够有个洗澡的地方他可是求之不得,要知道现在是大雪遮地的寒冬,这个时节要想洗个热水澡实在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不过在早到想来,顾家这样的门庭,洗个热水澡应该不难。

    旁边当即有两个侍女走来,带着早到去沐浴更衣。

    早到从未见过这么大的澡盆,足足有一个房间那么大,下面生着火,从而保证水温。

    两个侍女上前就要给早到脱衣服,吓得早到尖叫一声,连忙将侍女赶了出去。

    钟鸣鼎食这四个字一下就钻进了早到的脑袋里。

    洗过澡后,换上顾白早就给准备出来的衣服。

    早到完全脱胎换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没有脸上的脏污,梳理了凌乱如同毡子般的头发,一身干爽洁净的新衣上身,早到竟然有了那么几分玉树临风的意思。( 踏天争仙 http://www.5qwx.com/6_6783/ 移动版阅读m.5q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