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问道武侠世界 > 第321章 全真遇危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foncolor=red>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方志兴听到杨过所言,满意地点了点头。他对杨过施展空明印而非光明印,其实便是想到了当年郭靖抵御黄药师的方法。情花毒是由情丝而起,但若杨过能随时保持空明状态,心中一片澄澈,自然不会扰乱了心绪,情花毒也就暂时没有妨碍。不过这方法到底是外力强行改变,用不了几日,可能就压制不住了。到时情花毒发作起来,只怕会更为猛烈。

    想到这里,方志兴解下腰间紫薇软剑,向杨过道:“你这几日心神空明,要好好体悟一下幻剑诀!最好趁此机会将以往剑法整合一番,走出自己的道路。师父这就向郭大侠借马带你去绝情谷,尽快解了这情花毒。”说着方志兴又嘱咐一番,这才走出房门,前去寻找郭靖。

    刚出房门,方志兴便看到郭芙、程英、陆无双等人就在不远处等候,郭靖、武三通等人则已经离去,想必是另有它事。这几人见到方志兴出来,纷纷询问起了杨过伤情。方志兴大略说明,又让她们这几日不要和杨过相见,以免,惹动情丝破了杨过心境。他让杨过整合剑法,其实便有让杨过这几日将精力放在武学上的意思,当然不能让郭芙、程英、陆无双在杨过眼前晃荡,扰乱他的心绪。

    郭芙对方志兴所言不太明白,程英和陆无双却知道杨过中毒缘由,闻听方志兴嘱咐,相互看着对方,都是脸色通红。又不时看向郭芙,神色极为奇怪。不过方志兴的嘱咐她们也得听从,只得先行离去。

    方志兴正欲前去寻找郭靖,便见鲁有脚匆匆赶来,向他说道:“方道长。甄道长、赵道长来访,还请到前厅一见。”

    “甄师兄、赵师兄来了,可有什么要事?”方志兴闻听此言。立时随着鲁有脚走向前厅,路上向鲁有脚问道。

    鲁有脚回道:“是刘真人、丘真人等诸位真人得知蒙古大军前来进攻襄阳。派甄道长、赵道长等七人前来探明讯息回报,说是要在蒙古军之后斩兵杀将,焚劫粮草,为大宋应援,以牵制蒙军南下。”

    方志兴闻言,心中极为疑惑,没料到几位师伯还有这打算。若是全真教如此作为,当真可以说是和揭竿造反无异。莫非近期蒙古又有逼迫。让全真教不得不如此?想到这里,方志兴又看向鲁有脚,若非如今丐帮将大量力量南迁,又因彭长老叛变等原因在北方势力大减,只怕蒙古后方早就大乱了吧!

    正想着,方志兴已经随着鲁有脚到了前厅。大厅之中,郭靖正在招待甄志丙、赵志敬等人,见到方志兴到来,立时询问起了杨过伤情。方志兴大略说了一番,又向甄志丙等人问道:“几位师伯为何突然这么打算?可是蒙古方面想要动我全真教?”刘处玄、丘处机等人以前不同意他的造反计划。如今却又如此,当真让人颇为奇怪。

    甄志丙没料到方志兴突然问起这个,不明所以。也不知如何回答。他虽然是丘处机一脉的首座弟子,又是全真教内定的下任总掌教人选,却还有许多事情并不知道,也不如方志兴了解的多,当然对方志兴所说不太明白。他不知道,赵志敬等人自然更不知道了,几人正思索间,突听一个军士前来禀报,说道:“报!蒙古大军退后数十里。还分出两个万人队,向北而去!”

    郭靖闻言一惊。问道:“可探明蒙古大军为何后退?那两个万人队又去往何方?”那军士回作不知,只说天明之后便已发现蒙古大军后退。郭靖又问了一会儿。也没问出其它什么,只得让他退下。

    “方师弟,难道这两个万人队是去对付我全真教的?”赵志敬听到这话,又想起方志兴所言,惊惧道。

    方志兴对此也是拿捏不定,说道:“昨日我和郭大侠为了营救武氏兄弟,在蒙古大营和金轮法王等人大战一场,很是杀伤了一些人,还可能伤到了忽必烈,也不知他这是否是会拿我全真教泄愤。若是这两个万人队中有金轮法王等武林高手前去,那就真有可能是对付我全真教的了。”说着他忍不住长叹一声,为昨日没能杀掉忽必烈惋惜不已,若是忽必烈真的死了,蒙古大军虽然必然要泄愤,却也有很大可能就此退去了。

    赵志敬闻言面色大变,忍不住要骂方志兴几句,但方志兴所为并无差错,他见郭靖、鲁有脚等人都在一旁,又忌惮方志兴武功了得,只能忍住不说,一张面皮却是憋得紫胀,心中也恨恨不已,连骂方志兴为全真教招惹了一个大麻烦。

    “全真教可能遇到危难,按理说我等都应前去相助才是,但如今蒙古大军并未完全退去,这事却是有些难办了。”郭靖听到方志兴所言,说道。他对此情形也是踟蹰不决,依照他和全真教的交情,听到全真教遇难,定然要前去相助才是。但他如今是襄阳城中的主心骨,一旦离去,说不定留下来的蒙古大军便会重新攻打襄阳了,那时又有何人能挡。

    方志兴宽慰道:“无妨,那两个万人队不见得是去对付全真教的,而且即使真的是,师父和诸位师伯对此早有准备,贫道自去即可,郭大侠不必担忧。但如今过儿情花毒发作,贫道还要陪他去绝情谷一趟,这……”对于此事,方志兴心中也是有些为难。情花毒极为诡异,原书中杨过遇到多番造化,让情花毒很长时间都没有发作,后来才服下断肠草解了此毒。如今杨过没有那么多造化,又离毒发不过数日,可是不能耽搁了。如何解去情花毒,最好还需要他亲自去一趟才行。

    郭靖等人听到方志兴解释杨过的伤情,也是大感头疼。若是那两个万人队真的是去对付全真教,又有金轮法王等人随行,还非得方志兴前去相助不可。但如今杨过的情花毒,也需要方志兴治疗,两件事叠在一起,真是令人为难。方志兴若真是为杨过治好病后再去终南山,虽然可能赶上蒙古大军,却也更有可能赶不上;而他若是先去终南山再去绝情谷,杨过可能已经毒发身亡了。如此情景,当真令人难以取舍。

    方志兴叹了口气,正欲叫过杨过小心服用断肠草,先行压下毒性,却见朱子柳带着一个短发鬈曲、一片雪白,却又颜面黝黑、高鼻深目、形貌与尼摩星有些相像的老僧走了进来,说道:“方道长,我师叔听说贤徒中了情花毒,想要见识一下,他老人家精通医术,说不定还有办法。”却是一灯大师的师弟天竺僧自大理到来,听说杨过中了极为罕见的情花毒,过来查看。

    方志兴见到此人形貌,又听到朱子柳所言,已然知道了这人身份,笑道:“贫道正在担忧此事,那就叨扰大师了!”说着又用梵语向天竺僧说了一遍,向他问好。然后又遣人将杨过唤来,此人医术精深,原书中就是他发现了断肠草能解情花毒,定然能帮助杨过解去情花毒,有他前去,自己可是不用担心了。

    天竺僧见到方志兴竟然懂的梵语,心中极为欢喜,连道几句佛号,向方志兴问好。方志兴将杨过中毒的情由对天竺僧说了,又说明自己的难处,让他代自己往绝情谷走一遭。

    天竺僧细细问了情花的形状,大感惊异,说道:“这情花是上古异卉,早已绝种。佛典中言道:当日情花害人无数,文殊师利菩萨以大智能力化去,世间再无流传。岂知中土尚有留存。老衲从未见过此花,实不知其毒性如何化解。”说着脸上深有悲悯之色。

    方志兴向天竺僧道:“情花之毒是由情而来,需服断肠草可解,只是剂量如何,晚辈还未定下,烦请大师相助!”

    天竺僧双手合十,念了声:“阿弥陀佛!”闭目垂眉,低头沉思。过了良久,方才睁开眼来,说道:“老衲须得往绝情谷走一遭,亲眼见到情花,验其毒性,方能设法配制解药。”

    方志兴听到他要以身试毒,顿时心生敬意,躬身谢过,又道:“那就有劳大师了,小徒身上的毒性晚辈的空明印能够压制七日,还请大师速去。”说着向郭靖道:“烦请郭大侠相借小红马一用,快快赶去绝情谷!”

    郭靖闻言,急忙让人牵过小红马,朱子柳放心不下,又要传译天竺僧的话语,便要陪着一起。方志兴思忖一番,想着黄马的速度也是不慢,能够及时赶到绝情谷,便让人牵过黄马,让杨过和天竺僧、朱子柳一起去。天竺僧虽然不会武功,但有杨过和朱子柳保护,定然无碍。

    正说着,杨过已经走了过来,听到师父吩咐自己和天竺僧一起前去绝情谷,急忙应下,又向此人拜谢。眼见天竺僧淡碧色的眸子中发出异光,嘴角边颇有凄苦悲悯之意,淡淡一笑,说道:“大师有何吩咐,请说不妨。”

    天竺僧道:“这情花的祸害与一般毒物全不相同。毒与情结,害与心通。我瞧居士情根深种,与那毒物牵缠纠结,极难解脱,纵使得了绝情谷的半枚丹药,也未必便能清除。但若居士挥慧剑,斩情丝,这毒不药自解。我们上绝情谷去,不过是各尽本力,十之,却须居士自为。”

    杨过听了朱子柳传译,虽然心中不置可否,却也口中只得称谢:“多谢大师指点。”拜别师父,和天竺僧、朱子柳一起,骑着小红马和黄马,向着绝情谷而去。(未完待续)

    ...( 问道武侠世界 http://www.5qwx.com/5_5224/ 移动版阅读m.5q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