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问道武侠世界 > 第307章 谷中再遇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foncolor=red>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杨过刚进石屋,拿起水杯来喝了两口,便听到门外脚步声响,走进一个绿衫人来,拱手躬身,说道:“谷主请贵客相见。”说着也不等杨过回答,径自向外走去。杨过见他如此大剌剌的无礼相待,心头微微有气,却也不得不跟了上去,想着见机行事。

    尾随那绿衫人向山后行出里许,杨过忽见迎面绿油油的好大一片竹林。北方竹子极少,这般大的一片竹林更属罕见。杨过在绿竹篁中穿过,闻到一阵阵淡淡花香,登觉烦俗尽消。穿过竹林,一阵清香涌至,眼前无边无际的全是水仙花。原来地下是浅浅的一片水塘,深不逾尺,种满了水仙。这花也是南方之物,不知何以竟会在关洛之间的山顶出现?不由心想:“必是这山峰下生有温泉之类,以致地气奇暖。”

    水塘中每隔四五尺便是一个木椿,引路的绿衫人身形微晃,纵跃踏椿而过。杨过依样而为,轻轻巧巧跃过。

    青石板路尽处,遥见山阴有座极大石屋。七人走近,只见两名绿衫僮儿手执拂尘,站在门前。一个僮儿进去禀报,另一个便开门迎客。杨过心想:“不知谷主是否出门迎接?”思念未定,石屋中出来一个身穿绿袍的长须老者。

    这老者身材极矮,高仅四尺,五岳朝天,相貌清奇,最奇的是一丛胡子直垂而下,几触地面,身穿墨绿色布袍,腰束绿色草绳,形貌古怪。杨过心道:“这谷主这等怪模怪样,生的女儿却美。”他不知此人是公孙止的徒儿樊一翁,将其错认为了谷主公孙止。

    樊一翁向杨过深深打躬,说道:“贵客光临。幸何如之,请入内奉茶。”然后请杨过在大厅上西首坐下,朗声说道:“贵客已至。请谷主见客。”杨过心中一惊,才知道这矮子并非谷主。

    话音方落。后堂转出十来个绿衫男女,在左边一字站开,公孙绿萼也在其内。又隔片刻,屏风后转出一人,向杨过一揖,随随便便的坐在东首椅上。樊一翁则垂手站在他椅子之侧,看此气派,此人自然是谷主公孙止了。

    公孙止四十五六岁年纪。面目英俊,举止潇洒,上唇与颏下留有微髭。只这么出厅来一揖一坐,便有轩轩高举之概,只面皮腊黄,容貌虽然秀气,却脸色枯槁,略有病容。他一坐下,几个绿衣童子献上茶来。大厅内一切陈设均尚绿色,公孙止身上一件袍子却是崭新的宝蓝缎子。在万绿之中,显得颇为抢眼,裁剪式样。亦不同于时尚。只见他袍袖一拂,端起茶碗,道:“贵客请用茶。”

    杨过见一碗茶冷冰冰的,水面上漂浮着两三片茶叶,想见其淡无比,佯装发怒道:“谷主,你肉不舍得吃,茶也不舍得喝,无怪满脸病容了。”公孙止皮肉不动。喝了一口茶,说道:“本谷数百年来一直茹素。”杨过道:“那有什么好处?能长生不老么?”公孙止道:“自敝祖上于唐玄宗时迁来谷中隐居。茹素之戒,子孙从不敢破。”

    闻听此言。杨过才知道此人是在唐朝迁入此间,怪不得谷中如此模样了。拱手道:“原来尊府自天宝年间便已迁来此处,真是世泽绵长了。”公孙止拱手道:“不敢。”

    杨过为人能说会道,虽然和公孙止行情不和,刻意奉承之下,倒也详谈甚欢。谈了一会儿,公孙止拱手道:“小弟有一件不情之请,不知贵客能予俯允否?”杨过道:“但教力之所及,当得效劳。”谷主道:“今日午后,小弟续弦行礼,想屈贵客大驾观礼。敝居僻处穷乡,数百年来外人罕至,今日贵客降临,也真是小弟三生有幸了。”

    杨过待要回答,耳中突然听到一阵脚步声传来,不由望向厅外。这一见之下,脸上神色古怪已极,似是大欢喜,又似大苦恼。众人均感诧异,顺着他目光瞧去。只见一个青衣女子缓缓的从厅外长廊上走过,脚步轻盈,身子便如在水面上飘浮一般掠过走廊。她睫毛下泪光闪烁,走得几步,泪珠就从她脸颊上滚下。

    杨过好似给人点了穴道,全身动弹不得,突然间大叫:“英妹!”

    那青衣女子已走到了长廊尽头,听到叫声,身子剧烈一震,轻轻的道:“杨大哥,你在那儿?是你在叫我吗?”回过头来似乎在寻找什么,但目光茫然,犹似身在梦中。

    这青衣女子正是程英,她和杨过相处几日,相互间情投意合,已然产生爱慕之情。但后来却又察觉到陆无双也对杨过有爱慕之意,她性情温婉,又年幼时寄居陆家,不愿和这个表妹相争。思虑之下,便想成全杨过和自己表妹。当日她向杨过送衣之时,便是想说出此事。但她心中其实也是伤心,并没有立即说出,后来陆无双“无意”间从房门经过,她避讳之下,便立即出门,并没有说出此事。但经此之后,却也刻意和杨过疏远,想要成全他和表妹。孰料杨过伤心之下,竟而就此拜别,离开嘉兴,赶往襄阳而去。

    程英和陆无双、傻姑回到陆家庄后,自然免不了受到一番责骂,又被陆立鼎夫妇禁足庄中,一时间难以出去。但两人待了数月,却又不自觉的想起杨过,陆无双提议之下,又是偷偷跑了出来,到襄阳寻找杨过。不过她们不知杨过所在,自然难以寻到。又因路途不精,无意间遇到蒙古大军,躲避之下,竟而无意间到了绝情谷中。而后程英误中情花之毒,练功时偶然想起杨过,剧痛难当,内息突然冲突经脉,若非公孙止路过救起,已然命丧荒山。

    公孙止失偶已久,见程英秀雅娇美,不由大为心动,在救人的心意上又加上了十倍殷勤。程英和陆无双不是笨人,自然察觉出来,便想告辞离去。公孙止情急之下,不由以情花之毒要挟程英,让她屈服自己。

    不过程英外表虽然柔顺,内心却是刚强,听到公孙止以此要挟自己,顿时认清了他的真面目,自然更是不应。她师父名为“药师”,哪有解不了的毒药,自然不将这情花之毒放在眼里。当下严辞拒绝,与公孙止划清界限。

    公孙止苦求不得,又被程英说得恼羞成怒,不由图穷匕见,和两人动起手来。程英和陆无双年岁尚浅,自然远远及不上他,不过数合,陆无双便已被公孙止所擒。眼看公孙止以她性命要挟,程英无奈之下,也只得暂时应了下来,和对方周旋。昨日公孙止准备大婚之时,她觑得机会让陆无双偷偷打翻守卫逃跑,却最终还是被公孙止派人捉了回来。若非杨过无意间看到,只怕两人真要陷于谷中了。

    杨过从厅上急跃而出,拉住她手,叫道:“英妹,你怎么在这里,我想得你好苦!”接着“哎唷”一声,却是手指上为情花小刺刺伤处蓦地里剧痛难当,跟着扑倒在地。他不见程英时还能克制,如今见到,却立时情思如潮,情花之毒发作,再也难忍受了。

    程英见此,“啊”的一声大叫,就要向前将他扶起。但她心中一动,自己所中情花之毒也是发作起来,不由身子颤抖,坐倒在地,合了双眼,似乎晕倒。杨过叫道:“英妹,你……你怎么啦?”将她搂在怀里。过了半晌,那女郎缓缓睁眼,站起身来,冷冷的道:“阁下是谁?你叫我什么?”

    杨过大吃一惊,向她凝目瞧去,却不是程英是谁?忙道:“英妹,我是杨大哥啊,怎……怎地你不认得我了么?你身子好么?什么地方不舒服?”

    程英再向他望了一眼,冷冷的道:“我与阁下素不相识。”说着走进大厅,到公孙止身旁坐下。

    杨过奇怪之极,迷迷惘惘的回进厅来,左手扶住椅背。却不知程英知道公孙止武功极高,此时见杨过独自一人前来,虽知他剑法高绝,却也不相信他能胜过公孙止,生怕杨过也陷在里面,强自压抑情思,装作不认识他。她有心成全自己表妹和杨过,心中便又盘算着如何将陆无双救出,让她和杨过一起逃走。

    公孙谷主一直脸色漠然,此时不自禁的眼角向杨过淡淡一扫,似怪他适才行事莽撞,认错了人,以致令他新夫人受惊。而公孙绿萼站在父亲背后,杨过这一切言语举止没半点漏过她的耳目,尽自思量:“晨间他手指给情花刺伤,即遭相思之痛,瞧他此时情状,难道我这新妈妈便是他意中人么?天下事怎能有如此巧法?莫非他与这些人到我谷中,其实是为我新妈妈而来?”侧头打量那“新妈妈”时,见她脸上竟无喜悦之意,亦无娇羞之色,实不似将作新嫁娘的模样,心下更是犯疑。

    杨过胸口闷塞,如欲窒息,随即转念:“英妹既然执意不肯认我,料来她另有图谋,我当别寻途径试探真相。”站起身来,向公孙止一揖,朗声说道:“小子有位尊亲,跟……跟这位姑娘容貌极是相像,适才不察,竟致误认,还请勿罪。”(未完待续)

    ...( 问道武侠世界 http://www.5qwx.com/5_5224/ 移动版阅读m.5q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