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问道武侠世界 > 第271章 武林盟主(四)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foncolor=red>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金轮法王见到方志兴这一剑刺来,正道“我命休矣”,忽然听到了一阵金铁交鸣之声,顿时心中大喜,想起了自己身上所带的另一只铁轮。他虽号称金轮法王,其实却有金银铜铁铅五只轮子,当真遇上大敌之时,可以五轮齐出,以此制服对方。依此来说,原该称“五轮法王”才是,但他以往只用一只金轮,已自打败无数劲敌,其余银铜铁铅四轮却从未用过,因此上得了金轮法王的名号。

    法王心知中原能人辈出,这次随忽必烈南征,便将自己的五只轮子一并带上,这次来英雄大会捣乱,也是多带了一只铁轮作为备用。方才激斗之间没有想起,也是无暇取出,这次被方志兴用剑一刺,眼见对方剑法略缓,呼哧撕掉外袍,左手取出了铁轮,拿在手中。而后连退数步,双轮互击,当的一响,声若龙吟,大喝道:“好小子,老衲可要拿出真本事了!”言语之间,好似刚才他是特意让方志兴似的。

    高手相争,其实只在一线之间,方志兴本料此剑必中,还特意收了几分力气,免得真的刺死了此人。谁知法王袍底还有铁轮防护,一愕之下,剑法也是一缓。再想进击时,已被法王乘机拿出了铁轮,又连退数步,脱离了自己剑法笼罩。眼见法王双轮守卫森严,他心中微微一叹,持剑凝神注视对方。

    中原群雄听到金轮法王此言,都是大声喝骂。擂台比武不同其它,法王刚才袍子划破,按理说已经输了一招。即使因为铁轮阻挡未曾受伤,也应该罢手认输才是。如今他说出那番话,明显是不承认刚才结果。此等作为,实在是难以服众。

    法王也知道自己此番作为颇失体面,听到众人喝骂。更是心中赧然。不过此战事关重大,他又自感方才输的憋屈。也不理会他人如何想了,当下右手金轮呼呼两响,连攻两招,同时左手铁轮也递了过去,一起袭向方志兴。这一下他全力而发,声势极为猛烈,就连场边的烛火,也被劲风带动吹灭了数十根。周围之人急忙点起。免得这金轮法王像那霍都一样暗施突袭。

    群雄见到法王这几下,各自心中凛然。刚才方志兴以剑法逼得金轮法王只能用轮子护住自己,众人也只道金轮法王功力虽强,武功却不过尔尔。但是见了这三招之后,却知道不是金轮法王武功不高,而是方志兴占得先机之后,让金轮法王的一身武功无法施展。想到此处,各人虽然对方志兴的剑法仍是佩服,却也忍不住为他担心。

    方志兴见到这三招,大喝声“好”。一步不退,随手还了三剑,已然将金轮法王的这三招破去。而后长剑一挺。又是攻向法王。不过他这次出手,招式间却是有些放缓,而不像刚才那样全力施为。

    法王刚才和方志兴斗的颇为憋屈,眼看对方招式放缓,心中也不细想,催动双轮,向着方志兴急攻猛打。他作为蒙古第一护国师,向来被人崇敬万分,哪知到了中原。却险些栽在了一个无名小子手下,若不快速制服对方。那可当真是颜面无存了。想到此处,他的双轮更是晃得当啷啷直响。双臂大开大阖,以急招向着方志兴猛攻。

    方志兴见此,也是正合心意。他刚才听到众人议论,已经知道了一些人的想法,有心借此让众人见识金轮法王的厉害,同时以逸代劳,消磨一下金轮法王的锐气。因此他也不急于强攻,招式之间,虽然攻势仍是居多,却也免不了有三四分守势,显得比刚才更为吃力。他得到龙象般若功的部分功法,其中不但有内功,也有一些外功运用,如今也想要和法王印证一番,增进自己所学。

    如此一来,双方自然是有来有往,法王也将自己一身所学尽数发挥出来。众人只见他双轮上下翻飞,时而上击,时而横扫,招式间劲力雄浑,而又攻守兼备,心中都是暗暗吃惊。万没料到这个初闻名号的金轮法王,武功竟而如此了得。不过见到他这般攻势仍然在方志兴一套简简单单的全真剑法下尽数落空,众人也对方志兴更是佩服起来。如此剑术,当真可称神矣!

    这金轮法王实是金刚宗不世出的奇才,修练的龙象般若功也是武林中最顶尖的功夫之一,他重整旗鼓和方志兴斗了上百招,劲力优势已然完全发挥出来,呼呼之间,轮未到而风已至,当真极为惊人。旁观众人虽然不断点燃扑灭的蜡烛,却也赶不上法王带起的疾风扑灭的速度。见此,陆冠英只得命人又加了几个火把,这才让大厅中重又亮堂起来。

    方志兴本想以逸代劳消磨法王锐气,察觉到法王双轮上的劲力越来越大,心中暗道失策。这金轮法王劲力如此雄浑,又可以说是正值巅峰,自己若是再如此和他相斗下去,只怕非得千招开外不可。那样一来,不但真气消耗不小,胜了也难以让众人看到自己真实本事。如此作为,当真是有些作茧自缚了。

    想到此处,方志兴也不再抱着其它想法,更不再怀着探查金轮法王的武功的心思,身形一变,剑法已然又是快了许多,急向金轮法王攻去。往往金轮法王方才发出一招,他便向对方发了三四招。两人武功本就相差不多,方志兴如此作为,当然在招数上大占优势。

    法王急攻上百招,却仍未占得上风,心中正暗暗焦急,感受到方志兴的剑法比之前更为迅捷,更是大吃一惊。他本来以为对方有些乏力,所以才无法维持初始的出剑速度,如今看来,对方竟然在此前都未发出全力。如此情景,让他如何心中不惊。想到此处,法王手上双轮虽然劲力仍是雄浑,却不自觉地多了几分守势。他知道自己刚才没有被穿膛破肚已是侥幸,若是再被对方刺中,袍中可没有铁轮来挡了。

    方志兴心神空明。敏锐察觉到了场中局面变化,感受到金轮法王收敛攻势,一声长啸。剑法整体上反而更是快了几分,节奏也不断变化。时而中正平和,时而又急风骤雨,让金轮法王越来越穷于应对。到了后来,法王竟不再进击,只是一味用双轮护住身前身后,摆明要死守起来。却是知道争胜不成,想要像第一场那样来个平局,以为自己留点体面。

    旁观众人见方志兴将法王又逼到了两人初始相斗时的局面。都是振奋起来,纷纷猜测方志兴何时能再次攻破法王防御。不过像洪七公、郭靖等人,却看得出此时和之前并不相同。方志兴和金轮法王初斗之时,一是占了先机,让法王落入了他的节奏;二则法王手中只有一轮,防护起来不免有些吃力,也难以长时间护住全身。但如今金轮法王主动守御,又双手各持一轮,方志兴剑法就是再高,一时间也是难以攻破了。想到此处。这些人又不免有些担心,若是最终两人落得个平局收场,中原群雄虽然仍是胜利。但有两场平局,那可就有些不美了。

    方志兴眼见金轮法王双手持轮,时而一前一后,时而一左一右,竟而将自身守了个严严实实,心中也是暗赞。他长于利用节奏变化引出对方破绽,但面对金轮法王这般乌龟壳般的守御,却也不免有些徒呼奈何。毕竟方志兴节奏再变,金轮法王却丝毫不管他如何使剑。只按自己想法守御,那可如何还会露出破绽!

    想到此处。方志兴步法又快,身形闪动间如鬼似魅。化作一团紫影,在厅中不断飘忽游荡。也亏得此时大厅中火光如昼,众人才没有以为遇到鬼怪,不过耳中只听到叮叮当当的兵器相交之声,却不见到其人,许多人也不由心中惴惴,不自觉的生出一种诡异之感,只觉自己遇到此人,定然难以抗衡。

    不过方志兴这剑法面对普通人自然无往而不利,但他如今所面对的,实是当今武林中最顶尖的几人之一。两人本就相差不大,法王专心守御,双轮飞舞间圆转无间,方志兴即使剑法再厉害,一时间也是难以破开。虽说“久守必失”,但这个时间是多久,那可当真是难以预料了!

    如此方志兴和法王堪堪又斗数百招,眼看法王仍是守的滴水不漏,心中也是有些不耐:“再斗下去,自己就是胜了面上也不好看,看来是要换种方法了!”他本来想纯以全真剑法胜过此人,也好大涨全真教的威名,但如今见金轮法王如此,却也不得不另想它法。

    想起原书中杨过和小龙女合用玉女素心剑法大败金轮,方志兴身形又变,只见他微微一晃,已然幻化出了两道身影。一道身影使用端庄严谨的全真剑法,一道身影则使用轻灵严密的玉女剑法,合力向着金轮法王攻去。方志兴虽然能够分心二用,不用幻化身影便能用出玉女素心剑法,但他如今手中没有双剑,也只能如此作为了。这般两道身影分使不同武功,比之单纯的分心二用或者分化身影后同使一套武功要难得多,但其中变化却也更为奇妙。而且更主要的是,方志兴能在分化两道身影时将自身力道发挥出分,以此劲力,合力攻向金轮法王也绰绰有余了。

    旁观众人见到方志兴身形陡然由虚转实,也是略感惊讶。仔细看去,却见两道紫色身影一同攻向金轮法王,而且这两人除了剑招不同,其它方面都是一模一样。如此情景,当真可以说是如见鬼魅,一些胆小之人,竟而有些不敢再看。而场边的达尔巴见到,更是不住念起了密宗真言“降妖伏魔咒”,想要以此破去方志兴的“法术”。

    金轮法王见到方志兴用出这招,也是眼花缭乱。他从霍都处听到过这般情景,是以倒也不是太过吃惊。只是他眼见两边同时有剑刺来,一时竟而不知如何招架,百忙中急退两步,避过对方锋锐。

    群雄见到如此奇妙武功,又见到金轮法王终于后退,都是大声叫起好来。许多人已看出方志兴幻化出的两道人影所用是一套合击剑法,一边是全真剑法,另一边则是并不认识。一些人想到杨过刚才似乎用过,也是忍不住猜测起来。怀疑是全真教这些年新创的剑法。

    方志兴所用这套玉女素心剑法,虽然其中一半还是全真教招式,其实却是当年古墓派祖师林朝英所创。当年林朝英独居古墓创下玉女心经。虽是要克制全真派武功,但对王重阳始终情意不减。因此前面各篇固是以玉女心经武功克制全真派武功,写到后面,却幻想终有一日能与意中人并肩击敌,因之这一篇的武术是一个使玉女心经,一个使全真功夫,却相互应援,分进合击,而不是相互对抗。其实林朝英与王重阳都是当时天下一等一的高手。单只一人,已无旁人能与之对敌,这套联手抗敌的功夫,并无真正用处,只林朝英自肆想象、以托芳心而已。

    全真剑法和古墓剑法都是天下间第一等的功夫,林朝英创此剑法时武功已达巅峰,招式劲急,绵密无间,无有毫发之差,两者配合。威力自是更大。不过这剑法创出之后,林朝英和王重阳却是从未用过,而古墓派弟子少有出山。旁人自然也是不知。此时方志兴用将出来,除了他的杨过知道之外,厅中其余人尽皆不识,就连郝大通、孙不二,也只是隐隐猜到了一点而已。

    又过几招,法王见这两道身影剑招越来越怪,却相互呼应配合,所有破绽全为旁边另一道身影补去,厉害杀招更是层出不穷越斗越是心惊。暗想:“天下之大,果然能人辈出。似这等匪夷所思的剑法,我在蒙古怎梦想得到?唉!我井底之蛙。可小觑了天下英雄。”

    金轮法王这般想法,其实却是错了,方志兴如今所用这套剑法虽然厉害,其实并无致敌死命之意。林朝英创立这剑法时,心中的柔肠百转,深情无限,缠绵相思,尽数寄托于这篇武经之中。双剑纵横是宾,携手克敌才是主旨所在,其时她心中又充满柔情,剑法虽然厉害,却无一招旨在致敌死命。但金轮法王不明其中内情,眼见这套剑法奇招迭出,自己几乎连招架都有不及,更别说还手对敌。即使见到方志兴有时刻意收手,也只道他还有厉害杀着尚未使出,只要一用出来,那可真是老命休矣。想到此处,他心中气势一馁,双轮之间不由有了空隙,也立刻呈出败象。

    方志兴用出这套剑法便是为了引出金轮法王的破绽,眼看他双轮间有了空隙,立时乘隙进击。法王见此心中更惊,立时挥轮阻击。方志兴眼见到法王这一招来的匆忙,两道身影同时刺出,一边继续刺向金轮,震的他手中金轮一晃。另一边几乎同时长剑一挑,点住了法王手中铁轮。这一下恰到好处,正是法王力道急速转换间空隙之处,又用上了武学中“四两拨千斤”的道理。法王手中一松,手中铁轮已然飞舞出去,双轮防御之势,已然被方志兴破解开来。

    中原群雄见此,正要大声叫好,却见金轮法王的铁轮飞出之后,竟而不去伸手夺回,而是右手金轮一挥,砸到了铁轮之上。他用金轮在铁轮轮缘一拨,那铁轮就如活了一般,铮铮声中在空中忽地转身,向着方志兴直击而去。而后法王手中金轮一扔,同样向方志兴砸去,劲力加急,轮子竟寂然无声,却是金轮飞转太快,轮中小球不及相互碰撞。

    方志兴用剑击轮,自身速度不免受到影响,两道身影也就此消散,法王觑到了他的真身所在,才敢放手施为。这一下败中求胜,方志兴来不及叫好,身形陡然凝立不动,宝剑一横,已然挑住了微微先到的铁轮,而后他顺势一旋,带动铁轮迎向金轮。两轮相交,竟而黏在一起,又同时被方志兴的宝剑黏住,快速无伦地飞速转动。

    金轮法王本待双轮掷出之后自己旋回,却没料到方志兴竟有如此妙技,反而被他一下夺到了金、铁双轮。惊怒之下,却是不敢向前。他兵器已失,又忌惮方志兴武功了得,双轮既落入他手,自己空手去夺,必难成功。他虽然站在场中,一张脸却忽青忽紫,霎是难看。

    中原群雄见到方志兴像变戏法一样夺得了金轮法王的兵刃,都是大声叫起好来,如此一来,法王就是再抵赖也无人理会了。杨过更是大声叫道:“还不认输?你的兵刃都失了,还有什么脸面?世上可有兵刃给人收去的武林盟主么?”(未完待续)

    ...( 问道武侠世界 http://www.5qwx.com/5_5224/ 移动版阅读m.5q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