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问道武侠世界 > 第26章 道旁传功
    一路上,岳方兴不时见到骑着快马匆匆来往的江湖人士,知道《辟邪剑谱》出世的消息已经在福州传开,这些人多半是回去报信或附近听到消息赶来的。他不欲与这些人照面,以免惹来怀疑,因此一路上多挑些僻静之路,运起轻功昼夜兼行。

    这日,岳方兴正在林中疾行,无意间发现前方一个有一个年轻乞丐,也在山林中小道穿行,心下奇怪。这些日子他都是走的偏僻小道,很少见到行人,如今却见到一个乞丐,自然感觉有些怪异,而且看他的步伐,似乎还有些武功根底。

    这让岳方兴想起了一句话:在江湖上若遇到独自行走的僧、道、丐,那多半是身怀绝艺的。好奇之下,就留了一分心思,在后面远远跟着。

    这乞丐也当真奇怪,不往闹市去行乞,反而像躲着什么一样,尽挑偏僻的道路行走。而且他的脸孔虽有污迹看不清楚,但以岳方兴的眼力,也看得出他不像是常年劳作的模样,反而行走、动作之间还有一些富贵习气,想来应该是新近落魄。

    看到这么多蹊跷之处,岳方兴心中顿时浮现出一个名字:福威镖局少主林平之。

    想来这乞丐多半便是此人,这林平之作为福威镖局少主,有些武功根底,家里又富贵,自然没有吃过苦,纵然打扮得如此邋遢,也难以改不掉长久的生活习惯,挑偏僻之路行走,应该是为了躲避青城派的追捕,和这乞丐特征倒是一一对应。

    想到林平之,岳方兴心中有些复杂,原书中林平之也算是苦命之人,最终为报大仇自宫练剑,他对此自然同情,不过这人却又是杀害他姐姐岳灵珊的凶手,因此岳方兴对他的感官也好不到哪里去。这也是他虽然早就知道福威镖局要被灭门,却没有想去挽救的原因。如今乍一见到,一时间心中泛起的第一个念头竟是要不要趁机杀了他,这样也就没有以后那么多的事情了。

    不过这念头甫一出现,岳方兴就摇了摇头,自己否决了。他毕竟不是魔教中人,还没有心狠手辣到能够随意取人性命,更何况那件事如今看来连个苗头都没有,他又怎能因此取人性命。何况即使林平之还按原书轨迹拜入华山,岳方兴如今也有信心让他脱离不了自己的掌控。

    虽然心里有了主意,岳方兴脚下却跟的更紧,想要确认这乞丐是不是林平之。如果是的话,那就要好好看一下他的秉性,这样也方便决定以后如何待他。

    岳方兴跟了这乞丐一程,见他所行所为,不禁暗暗点头,甚至有些敬佩起来。原来这乞丐虽有武功,但一路行来,去从不以武功强取,有时遭人打骂,也不还手,实在讨不到时,就采写野果来吃,连有主的果树都不去碰。

    以江湖人眼光看来,此举可以说颇为迂腐,但真正能做到的又有几人?这乞丐如此落魄之下,不肯以武功欺压他人,更不偷鸡摸狗,虽然有怕暴露身份的原因,但也可看出其心中未失正气。

    岳方兴想起原书中似乎有这么一节,更加确定了这人就是林平之。真不知道他后来为何变得那么偏激疯狂,难道仇恨的力量就如此之大,能够如此扭曲一个人的心灵!

    看到林平之如今的行为,想到原书中的凄惨结局,岳方兴心中浮起了改变林平之命运的想法。原书中岳不群和林平之可以说是伪装最深的两个人,但这些年来据他观察,自己父亲虽然有些缺点,却从不恃强凌弱,行事可以说有君子之风,实在不像是伪装出来的,而且他如今将要领悟浩然之势,《辟邪剑谱》又已经被自己所得,以后也不可能称为伪君子了,可以说结局已经改变!如今这林平之有如此心性,是否也可以引向另一条道路,改变他原本的凄惨结局呢?

    岳方兴对此细思一番,觉得大有可能。这林平之虽然落魄如此,但看他行为仍然不失正气,比之许多自命侠义却偷鸡摸狗的人好多了。而且如今的他遭逢大变,可以说正处于性情转变期,若是好好教导,坚定他心中正气也是大有可能。

    虽然有了这个想法,岳方兴却还要考验一番,看他是否可堪造就,念头一转,已然想到了一个妙法。

    只见他伸手入怀,取出了一本册子,这里面记载着他海边练剑所得,是准备带回华山充实门派武学的。他翻开册子撕下几页,正是自创的混元桩前两式,奔马式和磐石式的习练之法。

    这桩功可以说是最考验人的毅力,也最能锤炼人的心性,岳方兴小时候也是站了三年桩方才真正修习武功,对此深有体会。他虽然不知道林平之如今的武功具体如何,但想来也不会高,不然也不会被几个青城派弟子就弄得家破人亡了。而且看他的脚步,虽然似乎也练过桩功,却仍然有些虚浮,下盘也不牢靠,这些可以说是习武的大忌。窥一斑而知全貌,从这来看,福威镖局到底不如门派传承久远,对后代的培养也不得其法,纵然这次不被青城派灭门,也摆脱不了败落的结局。

    如今岳方兴传授这两式桩功,既是为了进一步试探这林平之到底性情如何,也是为他的武功考虑。这林平之若是练得好了,说明他性情坚定,又有些悟性,自然值得培养;若是连这都练不好,那也没有培养的必要了。给了机会,也要看他是否能够抓住。

    下了决定,岳方兴纵身一跃,运起轻功纵身而去。

    林平之这段时间可以说是受尽磨难,但心底救出父母的信念却一直支撑着他,让他一刻也不懈怠。因此自从被人救出脱身后,他就一刻不停地赶往南昌分局求助。这日正在在一处山林小道中穿行,突然听到一个声音传来。

    “可是福威镖局的林平之?”这声音虽然不甚响亮,却甚是清晰,仿佛在人耳边说话,又好似来自四面八方,让他无法知晓说话之人所在。

    林平之心中大惊,他这些天来小心躲避,就是怕人识破身份,引来青城派的追捕,如今这人一口道破了他的身份,也不知是敌是友,心念急转:“尊驾哪位?若能襄助,定有厚报!”

    他知道这人既然如此发问,多半已经知道自己身份,因此也不隐瞒,反而以利诱之,想要将人拉拢过来,这份心机应变也算不错了,看来这些日子让他成熟了不少。

    只听那声音道:“这点你以后自知,我见你所为尚不失正气,顺手传你两式功夫,且看你造化如何!”

    林平之心中大骇,他只以为这人是碰巧遇到,没想到却是跟了一路,行为尽在其掌控之下,而自己却丝毫没有察觉,若是心里存了它念,自己岂不是毫无反手之力!正自惊疑不定,却见前方几页纸张疾飞过来,他不及反应,眼看就要打到身上,却突然见其慢了下了。吃惊之下,不由地伸手抓住。

    这下林平之心中更是骇然,纸张本是柔软之物,这人附上劲力却将其控制如此随意,可以说欲快则快,欲慢则慢,武功之高,简直闻所未闻,当下噗通跪倒:“前辈,我父母被青城派抓去,还望出手解救,林家上下感激不尽。”他心知这人武功如此之高,多半是江湖前辈,也不提什么厚报了,只是以情动之,想要打动这人。

    林平之跪地喊了许久,却不见一丝回应,知道那人应该已经离去,心中失落不已。但想起父母还身陷囹圄,不知性命如何,不得不强自打起精神,继续向前。又想起刚才那人所言,展开刚才抓到手中的几页纸,期冀能从中有所收获。( 问道武侠世界 http://www.5qwx.com/5_5224/ 移动版阅读m.5q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