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魔欲 > 第十四章 父母的特殊训练
    第二天吃过早饭,于洋就跟着于天和夏雨梦一起到了后院他们居住的地方。于天和夏雨梦住的院子对于府的人就是禁区,没有他们的同意,没有人敢接近一步,当然于洋一直都是可以自由出入这里的。

    后院中是一栋两层的小楼,于洋跟着于天和夏雨梦径自上了二楼的宽大的卧室之中。于洋从苏醒后还是第一次来到这里,所以忍不住四处打量起房间内的布置。

    这件卧室给于洋的感觉第一点就是大,空间特别的大,根据于洋看来,整个二楼几乎大半的空间都被这间卧室所占据。

    不但房间大,就连房间中的床都格外的大,看着房间正中一圈悬挂着轻纱的巨大圆床,于洋有些咋舌,真不知道当初这么大的圆床是怎么弄进房间中的。

    房间的地上铺着厚厚的骆驼绒毛毯,柔软的地毯即便是人躺在地上睡都是一样舒适无比。四周墙壁上还镶嵌了大面积的如同水晶壁一般的镜子,可以从各个角度看到房间内的一切情形。

    房间靠窗的位置摆着一张宽大的书桌,在书桌的一侧支着一副画架,显然是平时于天作画的地方。

    于洋看到桌子上放着许多奇奇怪怪的道具,里面大多都是一些棍状物体,有些还在末端带着一些弯曲,另外还有不少带着绒毛的圆环,唯一让他有些熟悉的是一些稀疏的穿着珠子的项链,至于那根柔软的黑色软鞭以及布条绳索一类,从现代社会穿越而来的于洋,自然是并不陌生。

    在这样一个世界中突然看到这些道具,让于洋心底泛起一丝奇怪的感觉。

    于天走到画架前,重新换上了一张新的画布,随后看向夏雨梦,用一种奇怪的兴奋声音说道:“梦儿,可以开始了。”

    夏雨梦脸上绽放出一丝绚丽的微笑,纤手轻轻一抬,轻轻解开了腰间的丝带。

    于洋这时才发现,母亲身上穿的长裙和一般的长裙并不相同,下边有着蓬松裙摆的长裙竟然可以和上边部分分开,裙摆软软地滑落在地上,露出两条修长秀美的玉腿。失去了遮掩的两条修长的双腿呈现出雪白腻滑的光泽。让于洋的嗓子一阵干涩。

    一道轻轻贴在臀部上的丝绸短裙将那最迷人,最引人人胜的所在,遮盖了起来。这条粉红色的短裙实在是相当短小,刚刚能掩盖住母亲夏雨梦的大腿根部。那条紧紧得裹住上半身的原本长裙的一部份因为失去了吊挂在下面的裙摆,因此缩了上去,露出腰间的紧身衣。

    于洋突然紧张起来,下意识地看了一眼窗子边一脸狂热兴奋的父亲,心中竟然有些担心如果被那些女仆们发现该怎么办!这副情景实在是太诱人了,他已经有些忍受不住了,他的心脏再一次狂跳了起来。突然间,他想起门还没有关,窗帘也还没有拉上。

    “娘,我··我去关门!”

    于洋有些惊慌地回过身,想要朝门边走去。

    还没有等他动身,夏雨梦一把拉住了他:“不,不需要关门,你必须适应这件事情,因为,这是你原本的兴趣爱好,一种奇特的品味。现在,闭上眼睛,让我教给你第一课,那就是如何适应情感上的冲动和如何忍受住强烈的刺激,你只有能够绝对得控制住自己的一切感觉,才能够在这场游戏中掌握主动权。现在,紧紧得闭上你的眼睛。”

    于洋遵从吩咐闭上了双眼。失去了视觉,身体的其他感觉变得异常灵敏。于洋清楚得感到夏雨梦纤细而又灵活的手指拂过自己身体的每一个地方,随着手指轻轻拂过,于洋感到整整酥麻的感觉,他的脚渐渐发软好像已经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了。

    于洋好像感到房顶在旋转着,翻滚着,一切都失去了原有的平衡,好像一下子颠倒了过来。他膝盖一弯,差点坐倒在地,突然间在他尾椎上传来一阵剧烈的刺痛,那是一种钻心刺骨的疼痛。剧烈的疼痛让于洋一下子跳了起来。

    于洋回头一看,发现夏雨梦一只手上正拿着一根长长的银针,看起来刚才自己尾椎骨上的刺痛的始作俑者就是这根银针了。

    “乖儿子,你可要学会控制住自己的感觉了,要不然会受到惩罚的。”

    夏雨梦摆了摆手上的银针,妩媚地笑着道。

    他有些羞愧,这两天他已经不止一次地尝试过女体的感觉,每一次他都有足够的精力去征服几位美丽的女子,可是现在夏雨梦只是用她柔软的小手就让他如此快速地丢盔卸甲,着实让他一阵脸红。

    于洋睁开眼,心虚地看了一眼窗子边的父亲于天,发现他正头也不抬地兴奋地往画布上描绘。

    “乖儿子,不要紧张,一切都要放松,学会控制你身体的感觉,如果你准备好了,我们接着来下一次。夏雨梦温柔地在于洋耳边低声鼓励着。说话间,夏雨梦那一双充满魔力的手再一次在于洋身上游走起来。

    于洋再一次体会到了那种天旋地转的感觉,伴随而来的是自己喷发时带来的尾椎的剧烈刺痛感。

    夏雨梦丝毫不放过她,对着他妩媚地一笑,于洋惊讶地注视着,自己的妈妈忽然弯下腰、跪在自己张开的大腿间;在于洋讶异的目光下,妈妈神情自然的盯着他的,白皙的小手轻轻的握住那根疲软的巨蟒。

    感觉到妈妈温润的小手,于洋发现自己的巨蟒再次苏醒过来,炽热的巨蟒在妈妈温热的手掌中跳动着,前端像是体会到主人兴奋的加速心跳而渐渐溢出透明色的润滑液。

    “妈妈,你……你……这这是?”

    正当于洋怀疑自己是否陷入幻想之中,妈妈握在巨蟒上的右手,开始有节奏性的上下摇动着,最敏感的官在摩擦之中的快感是如此地真实,还有妈妈那美艳的娇颜近在咫尺任由于洋观赏。

    心目中尊贵的对象正跪在自己的大腿间,触碰着那污秽的根,亲手替儿子手,这种强烈的刺激与快感,几乎令飞儿晕眩。尤其是父亲还在一旁看着,这中禁忌的快感是于洋从未感受过的。

    “洋儿,你要忍住了哦,夏雨梦妩媚地笑着,右手摩擦的速度加快,顿时爽的于洋忍不住呻吟出声。

    那种强烈的快感让他的巨蟒涨硬的发痛,就在这时,于洋突然感到自己的被一个温润的洞包裹起来,他低头看去,顿时身体一颤,差点再度。

    自己绝世倾城的妈妈居然……居然……低下头含住自己的!就在丈夫的面前,这样一个高贵的美妇跪在自己儿子面前,用嘴巴含住了儿子的。于洋感觉到一阵梦幻一般的不真实的感觉。

    软热的香舌,试探性的舔了一两下;夏日的闷热,再加上之前才刚发泄过的残存精垢,让上囤积的青臭腥味比以往还重,夏雨梦一时间没适应过来,秀丽的眉头微皱,但不一会儿,她仍忍耐的慢慢将巨蟒吞进,直到入喉三分,那时妈妈樱桃小嘴竟然已把于洋整根巨蟒吞了近一半以上。

    妈妈正在为自己!于洋心中疯狂地呼喊着,一股强烈的快感让他有些微微的晕眩,偷偷看看旁边的父亲,于天的脸上并没有任何不悦的表情,反而显得很是亢奋。

    “天啊!妈妈正在为我!”

    内心大喊了三次——这种于洋之前想都不敢想的天大好事,此时此刻居然真的发生了!

    “妈妈,好妈妈!委屈你了,儿子爱死你了!”

    于洋低头一看,妈妈仍努力的想把巨蟒整根含进去,奈何于洋的巨蟒太大、她的嘴又太小,尝试了约五六分钟,直到喉咙有种反胃的感觉她才作罢。

    嘴角流出丝丝唾液,夏雨梦慢慢的吐出于洋的巨蟒。

    粗长坚挺的巨蟒在妈妈嘴出探出头来,沾满了口水后显得特别滑亮。

    吐出后,夏雨梦微微仰头望了于洋一眼,星眸中迷芒的雾气、一丝荡的媚意,若不是刚才于洋才刚射过精,说不定便就因此而发射而出。

    夏雨梦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的儿子,从儿子沉醉的表情中看出他极为满意自己妈妈的表现,她接着再度把巨蟒含入小嘴里去,开始上下吞吐的活塞动作。

    一大半巨蟒在夏雨梦小嘴中进进出出,夏雨梦发挥她女性特有的惊人适应力,把巨蟒吞的越进越深,不一会儿她已经吞进了将近三分之二;口中强劲的吸力,刺激着敏感的,夏雨梦的小手亦适度的爱抚着倒垂的,温柔的把玩着。

    “啊……妈妈……好舒服啊!”

    在妈妈用着贝齿轻轻厮磨着的时候,汹涌的快感让于洋不得不呻吟而出;于洋忍不住弯着腰伸手探向妈妈的胸口,绕过妈妈腋下,隔着贴身小衣抚弄着梦寐以求的无敌。

    敏感的遭儿子偷袭,夏雨梦俏脸一红,却没有拒绝,继续专心的为儿子。

    把玩着妈妈胸前这等高价的艺术品,38f罩杯的丰满、一手无法掌握的,显出她保养良好的强烈弹性;经过于洋一双不安份的手掌揉捏,时而温柔时而粗暴,一对美型的酥软凝玉不断变形着,触摸着尖端的,即使隔了件碍事的小衣,仍很清楚的感受到因刺激而充血的勃挺。

    看着亲生母亲为自己,又有美艳的容貌与丰满的供自己玩弄,视觉与上强烈的感观、以及倒颠伦理的刺激败德感,那是一种爽得让人无法用言语形容的超快感!

    于洋舒爽而发出无意义的呻吟分明是给了妈妈最佳的动力,她全神贯注在为儿子的巨蟒服务;吞吐了约十分钟后,夏雨梦感受口中的巨蟒变的更粗更长,一紧一缩的颤抖,意识到儿子即将抵达爆发点,夏雨梦忽然露出恶作剧的眼神——朱唇轻启,她吐出飞儿的巨蟒,仰头笑望着正感到快感中断而神情错愕的儿子。

    “妈妈,快……快……我……我想……想要……”

    夏雨梦露出一个极为荡的笑容,伸出一只手移往宝贝儿子坚挺的巨蟒,不轻不重的在光滑的棒身上上下下着,正因为方才才在享受妈妈口中强烈吸吮的绝佳快感,此刻光是用妈妈的小手根本满足不了欲,那只会令巨蟒保持硬度,却无法发泄,而忍受着一种不上不下的难受感。

    夏雨梦吐出香舌,就好似舔食一枝美味的棒冰,由顶端,沿着于洋的巨蟒侧边,慢慢、慢慢地往下滑去,抵达于洋的,她用贝齿轻咬着,顺着的纹路用上半排秀齿刮咬着;拥有魔性的小小手掌,持续着大巨蟒,妈妈眯着笑眼观察着儿子的表情,每当于洋即将前一刻,她便把得速度放慢,等待刺激稍减、于洋放松了肛肉,她又再度加快了速度与力道,虽知道妈妈这样,不但能训练巨蟒的持久力,更能加强时的快感,但却也让于洋陷入间断性的快感地狱。

    从未想过妈妈会如此捉弄自己——巨蟒被亲身母亲玩弄着,想射又不能射,这份禁忌般的刺激让于洋又兴奋又无可奈何,只能在心中大喊妈妈这小妖精,同时把他这份怨恨,全数报复在妈妈胸前那对美型上。

    极为丰满的,在于洋的抚弄下越加火热,于洋不再客气,粗暴的又搓又揉,夏雨梦的脸也因遭虐的奇特快感而红通了一大片。

    于洋一手紧捏住上那粒充血鼓胀的,另一手,沿着的画圆,不时将荡的尖挺把玩拨弄一番,随飞儿越加暴力的对待着妈妈敏感的,她着巨蟒的同时,也不时发出呻吟般的喘息声。

    这段于洋和妈妈母子之间禁忌的接触又持续了将近二十分钟后,终于在于洋眼神的哀求下,夏雨梦露出胜利的笑容,戏弄似的舔了最后一下,接着她再次将巨蟒含入嘴中,上下吞吐、发力吸吮、有节奏性的挤压口中巨蟒,顿时让于洋爽上了天。

    “喔……妈妈啊啊……”

    于洋发泄的前一刻,想起若他在妈妈嘴里虽然令人兴奋,但对妈妈却是极不礼貌的,正当他欲把妈妈嘴中的巨蟒拔出,夏雨梦的双手却不知何时已移到于洋腰后,双手紧紧捧住儿子的,吸吮巨蟒的力道加重,俏脸前后移动的速度也更快了。

    妈妈的嘴里,射进去——夏雨梦凝视着儿子的媚眼神,是这么告诉宝贝儿子的。

    于洋忍不住抱住妈妈的后脑,腰身用力一挺,低吼一声,巨蟒一下子达到了120%,放大,如高射炮般的前后涨缩,一口气把中剩余的存货全数射出,又腥又浓的,有如山洪爆发似的在妈妈樱桃小口里爆浆;于洋白眼翻起,脑海中强烈快感,让他在的那一瞬间起了莫名的晕眩感,视线内除了炫目的白光外什么都看不见。

    这,无疑是于洋穿越以来第一次体会到如此舒畅的!

    而且,还是自己亲身母亲的嘴里。

    于洋喘着气,当他从中回过神来,即使已经把全数射出,但那条尚未软掉的巨蟒仍在妈妈嘴中一下一下的做剩余的动作;在于洋又兴奋又讶异的目光下,夏雨梦的喉咙蠕动,正在把宝贝儿子射进她嘴里的一口一口的吞下肚,如获至宝地仍旧吸吮着,好像不把最后一滴吸出来就不甘愿似的。

    夏雨梦吐出巨蟒,香舌不断的舔着棒身,做着后续的清洗工作,这等一连贯贴心又荡的举动,也让于洋有生以来头一次在发泄过后……没有了后的空虚感。

    一次次尝试,一次次爆发,整个上午,于洋都在天堂与地狱之间来回煎熬着。

    直到侍女过来通知午餐准备好的时候,于洋都并没有完全从迷迷糊糊的感觉中清醒过来,只能任由夏雨梦拉着自己往外走,事实上,一个下午的持续高度兴奋和强烈的精神和上的刺激以及从那尾椎骨传来的整整刺痛,使得于洋甚至快忘记应该怎么走路了。即便是他已经修练到八级武徒的强健身体都有些吃不消这种巨大的消耗。( 魔欲 http://www.5qwx.com/4_4062/ 移动版阅读m.5qwx.com )